橄榄油花菜

肝不动了

[授翻][维勇]和胜生勇利一起滑冰(1)

原文:Skating with Yuuri Katsuki

原作者:Multiple_Universe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557399/chapters/31110111


当维克托被邀请参加俄罗斯版的和明星一起滑冰,他接受了,假设一下勇利也被邀请了那该多有意思啊。但是悲伤的是,事情往往不会朝着预料的那样发展,还有媒体们,一如既往地散播错误的谎言。




前几天...

俄罗斯的报刊在发布爆炸性新闻时互相保证了几乎完美的同步率,这些大字标题建立在一片谴责之上,它们需要一个正义的发声。

“欺骗我们的民族英雄?”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受伤的心”

几乎半个版面被这张彩色的照片占据,也让这些媒体认为这张照片证明了一切,但是一如既往的,他们的报道失实了。


四周前...

维克托的电话在午饭的时间响起来,他惊讶地看向来电人的名字。此刻勇利正坐在维克托的身边,看到名字后陷入黑暗一般沉默起来。

“你好?”维克托用俄语接了电话。

他听着对面的发言不断回应几句‘是的’,在说完最后一句‘是的’他露出大大的笑容,伴着一句当然结束了通话。

“是谁?”勇利问道。

维克托冲他调皮地笑起来,“我刚刚替我们和下一季的 和明星一起滑冰 签约了。”

“什么?”

严格意义上来讲,是维克托自己和这档节目签约了,刚才打来电话的人是俄罗斯电视台这档节目的制作人之一,他想知道冰上传奇是否愿意参加,而在这场对话中他从来没有提及到任何关于一个叫做胜生勇利的滑冰选手,但是维克托显然已经习惯了去任何地方都带着勇利,在他的脑袋里俨然形成了一个定律:如果他被邀请了,那么自然而然他的未婚夫也要同行。

因此,当他们在冰场上露面,和其他参赛者见面的时候,维克托表示勇利也会一起参加,那个制作人把几个人拉到一旁,小声询问他们有什么理由勇利不能参赛。

“事情会变得更有意思的,给他找个搭档好吗?”

“所以...”维克托站在房间的另一端毫不在意地说道,仿佛他能清楚地听到制作人在说什么一样,“我们的搭档会是谁呢?”

所有人都知道维克托非常清楚给他的未婚夫和他自己签了一份怎样的合同,他知道他们不会一起滑冰,而是作为竞争对手。

“啊!”制作人惊叫起来,“勇利的搭档不能准时到达了,她会在...”他看向其中一位主办者。

“一小时后,”这个女人回答道,极速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

“好极了!”维克托微笑起来。



就像承诺的那样,一小时后勇利的搭档挂着害羞的笑脸站在他的面前。

“你,你好,”她的英语带着一丝口音。

他的搭档小巧又可爱,有着深色的头发和眼睛,身高仅仅能触及勇利肩膀处。

“胜生勇利,”他介绍了自己。

“查尔潘·卡玛托娃,”她回应道。

“卡玛托娃小姐-”勇利注意到她手指上的戒指,

“请叫我查尔潘,”女孩坚持道,

“是我的荣幸,”勇利说着边向她鞠了一躬,“我发过誓要尽我所能。”

查尔潘用疑惑的眼神看向维克托,后者给了她一个迷人的微笑,维克托将手搭到勇利肩膀处,“照顾好我的勇利。”他说道。

“唔-”勇利脸红起来,虽然查尔潘的脸颊也因为这个回应飞过一丝红晕,她很快像一个认真的学校女孩那样承诺道“我会的!”随即破功给了这对夫夫一个大大的笑脸。



第一天的练习是想让到场的各位放轻松。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获得了一位名芭蕾舞女演员作为搭档(“还有谁能配得上冰上传奇?”制作人曾煞有介事地问过),这位芭蕾舞演员在冰场上四处走动,轻柔的做着一些伸展运动,而不是死板的滑冰。

剩下的滑冰选手们都有着不同等级的幸运,有一些人足够幸运,为他们的拍档会一些滑冰而欢呼,其他的人--像维克托--就没有那样幸运了,或者说--他们都像维克托--他们的搭档都很在意一旦摔了后会对自己的职业有什么损失。

“我们该试试-?”勇利提议道,但查尔潘先他一步迈入了冰场,向后倒退着绕着冰场滑起来。

勇利微笑着加入了她。

“你上过课吗?”

“我上学的那阵儿总是去滑冰,”查尔潘承认道,做了一个慢速旋转。

勇利牵起她伸出的手,一起在冰上舞蹈。

“说实话,一开始我很怕你,我很抱歉,那真的很愚蠢。”

“什么?怕我?”勇利的脸又红了,紧张地笑起来。

“你可是那位冰上皇帝维克托的未婚夫!”她叫道。

“为什么那是你怕我的原因?”

查尔潘转了个方向牵住勇利的另一只手,这样她在倒退勇利则在向前滑行。“因为他是个大名人。”她简单地解释道,“你不知道那些曾试图引诱他的男演员女演员们吗?”

看着勇利的表情她咯咯地笑着说,“我有个好故事分享给你!”


练习结束了,所有人都朝向更衣室的方向,勇利一直望着维克托,他能看出来仅仅是第一阶段他的未婚夫已经筋疲力尽了,维克托尽力去隐藏了,但是当然,勇利可以察觉出来。


“我们去吃点冰淇淋吧,”他对维克托说道。

维克托转过头笑起来,疲惫仿佛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几乎没有。“好主意!”

“我能邀请查尔潘和我们一起吗?”

“为什么不呢。”

勇利等待着维克托说出关于邀请那位芭蕾舞演员的话,但是维克托表现得好像他忘了那个女人存在过一样。

很糟糕,不是吗?勇利思索了一会什么也没说。

后来,他从查尔潘那里听说在女更衣室里,那位芭蕾舞女演员关于被宠坏的花样滑冰选手发表了一番激昂的演说,对他们其中一些人有了更大的不满,这种行为真的令人很失望。

第一眼就讨厌某些人不是维克托会做出来的事,他用自己的方式去对人们友好并且勇利知道维克托尽自己所能去喜欢别人,但是现在似乎特例出现了。

勇利微笑着牵起维克托的手,他知道不论发生什么维克托永远不会中途退出比赛,他踮起脚在他的未婚夫脸颊上印下一个吻。

他感觉到维克托将自己圈进他的怀抱里,勇利希望自己恰当的吻会起到效果。

有人故意清了清嗓子,吓得勇利跳了起来,他彻底忘了周围还有别人!

“对对不起!”勇利承受不住全屋人的视线结结巴巴的道歉起来。


“你是真的很爱他,是吗?”

勇利红着脸看向查尔潘。

那是练习的第二天,这一次他们都被分配了滑冰场地和练习的时间表好让在这一天的几个小时里全身心投入到冰上。

“为什么那样说?”维克托的未婚夫问道。

“因为你看他的方式,因为你一注视他努力想让他开心起来,当我们去外面买冰淇淋的时候你看到了他多么沮丧,你做到自己的最好来让他振作起来。”

“你是对的,”勇利承认道,“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查尔潘笑起来,“我嫁给了我至今为止深爱了好多年的男人,我了解这些类似的东西。”

“不许闲聊!”他们的教练向他们吼道,吓了他俩一跳。

这些滑冰小组被分成两个队伍,每一个队伍都有自己的教练,所以到最后,并不只是这些组的参赛选手在竞争,教练之间也火药味十足。不走运的是,维克托被分配到的教练和勇利的并不一样。

事实上,当勇利考虑这件事的时候,他怀疑运气也无能为力:他们也许觉得这样决定会使故事朝更有意思的方向发展。

第二件令他惊讶的事儿是,在选教练的时候雅科夫教练并不在其中。

也许这样反而是最好的。

他试图集中精力在滑冰上而不是观察维克托,维克托会没事儿的,勇利告诉自己,他会找到与他搭档相处的模式,他深信着。



三周前...

一个晚上,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维克托经常会在电影的中途就打起瞌睡,但这一次他全程清醒着,他一只手臂环绕着勇利看起来肩负着许多不安,久久不能散去。

“你想谈谈吗?”过了一会儿勇利说道。

“不,”

维克托把他的所有挫败感锁在了一个瓶子里,除非他用某种方式发泄出来,否则勇利真的害怕维克托要自爆了。

“如果你想谈谈我会一直在这里的,”勇利建议道。

“我告诉过你你是个好学生吗?”维克托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问道,“一个教练所能要求的最好的那样。”

勇利的脸泛起一丝红晕,维克托倾靠到勇利身边将脸埋在他未婚夫的勃颈处,一只手划过勇利的胸膛,“我爱你,勇利,我对你这样讲过吗?”

“还不够多,”勇利回答道。


两周前...

勇利在那次练习后碰到维克托便说道,“查尔潘给了我两张今晚有她出演的戏剧的票,”

“戏剧?”维克托回应了一句,“我以为她是演电影的。”

“她也在舞台上表演,”勇利告诉他。

那个晚上他们打扮的前所未有的帅气,勇利在出门前拽住了维克托调整了他的领带,他微笑着望向维克托,希望这个外出的稀有夜晚能令他们都感到愉快。

维克托回给了他一个笑脸,当勇利紧紧抓住他的领带,花费了不必要的时间时他选择了沉默。

圣彼得堡的夜生活和其他城市是不一样的,每一次勇利将圣彼得堡和底特律作比较时,都忍不住被两者的不同所震惊。

底特律的夜晚是狂野的危险的,而圣彼得堡是关于文化还有,即使它也不全是,当他外出时,酒吧里充斥着人们所进行的复杂的哲学性的讨论,而这种感觉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

查尔潘表演的剧院比勇利预期的要小一些,但是所有人都穿着考究,神态威严,仿佛置身在宫殿里。

维克托把胳膊伸给勇利,勇利微笑着靠过去,在舒适的亲密氛围里他们享受了那个夜晚剩余的时间。

当查尔潘出现在舞台上,他们为她的演技折服了,敢打包票都不用看向对方维克托和勇利的震惊程度是一致的。

当这场戏落下帷幕时他们都疯狂地鼓起掌来。

“我太高兴了!”维克托在回去的路上说道,“向查尔潘转达我的谢意!我-”

勇利吻上他的未婚夫,再一次忘记他们还在公共场所。

但是没有关系:除了两位年长的美人儿地铁车厢里没有任何人。




一天前...

他们为了表演的训练表比勇利参赛时的还要折磨人,但是勇利发现自己仍旧很享受。

查尔潘将她的演技带入了滑冰中,他们一起准备了很多有意思的节目。

竞赛的日子里跑得飞快,有些日子里勇利苦苦思索,其他日子则轻松起来,幸运的是,他有他的教练还有查尔潘帮助他提出一些规定步法。

每一个步法都像一场小小的戏剧,勇利看到最后的结果很自豪,他甚至迫不及待在其他人面前表演它们了。

随后这重要的一天到来了,世界将为之颠倒。


TBC.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