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油花菜

肝不动了

[授翻][维勇]良药苦口利于病


原名:A Bitter Taste, A Sweet Love

原作者:mypoorfaves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82972




勇利生病了不想吃药的小故事(维:妈妈电话多少来着)



“勇利。”

“嗯哼。”

“勇利,你需要把你的药喝下去。”

“嗯哼!”

维克托把勺子靠近勇利紧闭的嘴唇,但是这个顽固的日本男人竟然把头扭到另一边作为抗议。

维克托恼怒地叹了一口气,勇利已经和感冒抗战了许多天,一开始还没有很糟糕,他大多只是咳嗽并且抱怨着自己疼痛的嗓子,当然这是在他还没发烧的时候。现在他焦躁且易怒,甚至拒绝食物和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确实不太美妙的东西。

“亲爱的,如果你不喝的话是不会好起来的,”勇利继续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头扭到另一边交叉双臂坐在床上,听完维克托善意的提醒,他闭上了眼睛对此嗤之以鼻。

“我知道它尝起来味道不是很好,但是你需要它,现在张嘴,甜心。”勇利抬起双腿将膝盖顶到胸口,迅速有效地藏起了自己的脸和嘴,与他发出的呜咽声相对应地尽可能把自己缩成小动物般大小。维克托一边哄骗着,把手轻柔的放到勇利的胳膊上,通过触碰就能感觉到的高温--尽管他的身体还不停打着寒颤。维克托慢慢触碰着勇利,试图将他的膝盖放回到地上好让他的另一只拿着勺子的手能接触到勇利的嘴边。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在一瞬间:


勇利发出了一声恼怒的低吼,伸开了自己的手臂将维克托推开。勺子从他眼前飞过,划过空气最终落在床上,留下了短促沉闷的撞击声。掉落的药溅到了维克托的脸和衣服上,更别说毯子上还有一块更大的污渍。


维克托眨了眨眼睛,看上去完全惊呆了,勇利也同样震惊得无法动弹,他睁大眼睛盯着维克托身上那几处被药装点了的地方,随后他慌乱地看向被打飞的勺子和床上那摊污渍。勇利的眼睛里迅速地聚集起水雾,眼泪顺着他涨红的脸颊流下。


“我很抱,抱歉,”勇利抽噎着打嗝,“我,我把一切,都,都搞砸...”他用袖子使劲擦自己的眼睛,显然这些眼泪像没有尽头一样源源不断继续从他的脸上落下来,维克托看到这样的画面心都要碎了。

“哦不不,我的小太阳,不这完全没事!”维克托从他的呆滞状态里回过神来,马上跳过去拥抱了勇利,这次他庆幸着自己没被推开,“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感觉很糟糕,可怜的小东西。”他安抚般抚摸起勇利的头发。

“我,我把你推开了,”勇利断断续续地抽泣。

“没关系的,”维克托安慰地回答道,“你正在发烧并且这会使你情绪化,就只是这样而已,我知道你不是有意那样做的。”

勇利的呼吸声又重又沉,伴随着眼泪他的呼吸更加困难,维克托能感觉到他在颤抖。他不确定是因为他在啜泣还是他在发烧的缘故,不管如何,维克托更加用力地拥抱住勇利作为回应。

“我爱你,”勇利再一次抽噎住了,这句话听起来如此绝望,听起来在他发热的小脑袋瓜里这个小插曲像是会抹杀掉迄今为止维克托对他未婚夫的所有感觉一样。

“我知道,勇利,我知道的,我也非常,非常爱你。”维克托亲吻了勇利的额头继续把他抱在怀里。他轻柔地抚慰勇利的后背,在他耳边低声耳语,试图用尽全力去消除任何让勇利感到痛苦的事情。过了能有几个钟头,维克托怀里传来的颤动和啜泣终于停止了。


勇利抽了抽鼻子慢慢离开了维克托的怀抱,他用自己充满着疲惫,雾气蒙蒙的眼睛看向维克托漂亮的蓝眼睛。哭红眼眶的眼睛和因为发烧布满红晕的脸颊不能再般配,还有他的鼻子--现在看起来有些可惜--像一小片阴影打在他的脸上。

维克托迅速从床头柜上的盒子里拽了几片纸巾,把它们递给了勇利。勇利感激地接过了,大声地擤了鼻子(随后维克托接过了用过的纸巾扔到了垃圾桶。)


“我真的感觉不太好,”勇利没精打采地靠在维克托肩膀上又抽了一下鼻子。

“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保证,”维克托用头轻轻碰了碰黑色的小脑袋,“但是喝点药真的对你很有帮助,想再试试么?”

勇利犹豫了片刻随即点了点头,维克托捡起了褥子上的脏勺子,他用了更多湿巾清理了污渍然后去厨房拿了一个新勺子和一杯水。

当维克托回来的时候看见勇利坐在那里用毯子把自己包住,他的脸颊因为高温继续呈现出红色,好消息是他眼眶周围和通红鼻子的颜色褪去了一点。


维克托坐在床上,把水和药放在了床头柜上,他倒出来一些药放到勺子上朝向勇利,后者恐惧的脸上清楚地写着我以为是液体这几个大字,维克托无声地举起了勺子,很明显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勇利坚定了决心点了点头,他的鼻子因为草药刺鼻的气味更加可爱的皱起来,但是他顺从的张开了嘴紧紧咬住了勺子。

维克托很快把勺子抽了出去,勇利在吞咽后露出了明显痛苦的神情,随后他开始咳嗽,恶心的味道在他的口腔里徘徊,维克托马上递给他那杯水,勇利迅速喝下去,速度之快以至于被水呛住咳嗽再次发作。

“放轻松,勇利,”维克托拿走了空杯子,用手摩擦勇利的后背直到他恢复气息,“你做的很棒,”他称赞道。勇利害羞地转移了视线局促不安的拽了拽身上的毛毯。

“还是感觉不太舒服...”黑头发小孩撅起了嘴。

“药起效是需要时间的,在那之前你应该得到更多休息。”他说服了勇利,看着他听话地躺下去没有一声抱怨。维克托紧了紧勇利身上的毛毯,把他发抖的身躯全部包住,然后在勇利发热的额头印下一个吻,“好好睡,宝贝,你一醒来就能看见我。”


勇利闭上了眼睛很快陷入了沉睡,嘴角扬起了一个微微的弧度。


评论(12)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