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油花菜

二次元 家居 时尚

[授翻][维勇][带着我的爱伴你前行]

原文:take my love and and wear it over your shoulders

 作者:mysilenceknot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




嘿,维克托?”一听到维克托和玛卡钦进到公寓的声音勇利马上呼唤道。

“嗯?”维克托走到了客厅,用手摩擦着头发。在这一整天里勇利一直向维克托传达一件事:你的压力现在太大了。

和玛卡钦下午的慢跑看起来让他释放了一些困扰他许多天的紧张情绪,从他们离开冰场的那个早晨开始维克托一直看起来不太好。但勇利依旧可以看到他的脸紧绷着,眼里充满着担忧。维克托在他身边叹着气陷入沙发,将头枕在靠垫上盯着天花板。

“你想谈谈吗?”勇利直接问道,通常来讲维克托不是全然隐瞒的那一方,不管什么事他都可以分享给他的勇利,但今天他没有回应勇利想与他开诚布公的心情。

“不是现在,对不起。”

他们安静地坐着,勇利握住维克托的手,轻轻地为他按摩着,他们都低头看着他们交汇的手直到勇利打破沉默。

“我能给你涂指甲吗?”勇利问道。维克托马上抬起了头,勇利看着他因惊讶睁大的双眼,他紧紧握住维克托的手慌忙解释:“我知道你年轻时紧张的时候经常涂指甲,而且我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盒指甲油,然后我想...也许它会有用?”

沉默了一阵,维克托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微笑,他点头道:“那样很棒。”

--



“好的,抬起你的手。”

维克托的立体音响里正轻柔地播放着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这对情侣面对面坐在客厅,维克托坐在沙发上,勇利坐在椅子上,一张木制可折叠桌子横在他们中间,当维克托乖乖抬起他的手的时候勇利撤掉了温暖的肥皂水,换上了一条柔软的毛巾。

“你知道如果让我自己用毛巾擦干我的手会更容易的。”维克托看着勇利擦干自己手的时候评论道。

“嘘,我在宠你。”

维克托紧紧握住了勇利的手,毛巾阻断了他们的皮肤,勇利抬起头看维克托温暖的笑脸。“我觉得自己被宠坏了。”

尽管他们在一起这么久,经常有一些时候勇利看到他未婚夫的脸还是心脏会轻轻颤动,现在就是那些时刻之一。当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的时候勇利感到自己脸红了,心跳漏了一拍后他很快转移了目光,拿走了毛巾并去够了一瓶润肤露。

“好的,再给你点爱。”勇利先挤了一些乳液在自己的手上,在碰维克托的手之前他摩擦了自己的双手。“我不太会用到这瓶乳液,但它会让我想起我的姐姐,这是她在我刚开始我的职业生涯的时候给我买的,告诉我在紧张和孤独的时候用。”他笑了笑,“长久以来,我一直确保自己在旅游的时候随身带一些,幸运的是我在这里也找到它了。”

“是什么味道的?”

“波本香草和白茶味,意想不到的组合但...”

“它确实很棒。”他们再次沉默,听着背景钢琴音乐。勇利开始按摩维克托的手,轻柔细致的将乳液揉入到维克托的皮肤,当他结束的时候,他开始挑选盒子里被剩下的指甲油,维克托已经检查过并扔掉了变质的指甲油,但是剩下的指甲油数量依旧如此惊人,不同的颜色和花纹被收集在这里等待被挑选。

“嘿,”维克托说道,“在我们涂之前其实需要你用卸甲水擦我的指甲。”

“噢!”勇利马上用棉花浸入了一些卸妆水,“我刚才是不是不应该用乳液按摩你的手?”

“不,你做的很好,感觉很棒,只是如果指甲上有油的话,指甲油不会涂得很规整。”

“有道理,”勇利开始擦维克托的指甲,“在我做这个的时候你想想要哪个颜色好吗?”

维克托轻哼一声后权衡起他的选择,“当我小一点的时候我钟爱深色系,但我今天有点想要明亮的颜色,也许紫色系会比较好?”维克托用勇利刚清洁过的手挑选着剩下的指甲油,最后决定了一款明亮的霓虹紫,放到了勇利收拾好的桌面上。

“很好,但是我得涂一层底色来保证它的规整性,”勇利认真地说道。

“当然。”

--



能安静地坐在一起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勇利和维克托的生活总是需要使他们的身体动起来,并且伴随着男子花样滑冰比赛的迫近,他们很难只是去运动然后放松。在勇利涂完第一层底色后维克托闭上了眼睛,勇利希望维克托冷静下来,好好感受音乐,把优雅温顺的维克托带回来,而不是充斥着压力烦躁郁闷的维克托。勇利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进行第二层的上色,他认真的抬起维克托的每一根手指细致地涂抹。第二层上色结束后,勇利开始进行最后一步。

“你在做...?”维克托问道。

“嘘嘘嘘!不许睁眼,这是个惊喜。”勇利拿起了一瓶闪闪发亮的银色指甲油,里面充满了闪闪发光的小星星,这瓶指甲油被用在维克托带戒指的手指,当看到维克托的手指闪耀着和他们的戒指一样的光辉时他笑了,最后一步也终于完成了。

“好啦,现在可以睁开眼睛啦。”

维克托睁开了眼举起了手,马上他不能控制的咧嘴笑起来,带着钦佩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指甲,“我的老天,这简直,这太漂亮了。”维克托用闪闪发亮的眼神注视着勇利,“太感谢你了亲爱的,你想象不到我有多高兴。”

勇利回给了他一个微笑:“我很高兴我能帮上忙。”

维克托将手放在折叠桌上倾身向前亲吻他的未婚夫,他的额头和勇利相抵,“我很想拥抱你但我怕我会不小心破坏了我的指甲。”

勇利笑起来,捧住维克托的脸亲吻了他,“再给它一点时间,我会一直在这里。”





题外话:这位作者的三篇授权都拿到了,关于上一篇的维勇和勇维的问题我打的时候确实没有多想,不过我喜欢他们并不拘泥于谁在上或者是下面,和大家一样喜欢小滑冰这么久自己创造粮吃,非得在底下反驳我一下我打了这么久心情也不大好受是吧。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