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油花菜

二次元 家居 时尚

[授翻][维勇][回忆起我等待你的那些时光]

原文:recall the days I waited for you


作者:mysilenceknot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88429




对于维克托来讲,休赛期一直都是一年当中最艰难的时期。


这不像他在竞赛期间那种消极的情绪会魔法般地消失,有几周维克托会发现自己连晨跑都需要挣扎着早起,翘掉训练的日子最后也会让他后悔,因为他整个人都将被阴霾笼罩着并且他无法充分热好身来达到雅科夫的标准。在其他的日子里,悲伤悄悄溜进他的生活里,在夜晚他会坐在他漆黑的公寓里抱着马卡钦看一些纪录片以防自己陷入虚无。


(但最后他总会陷入最低谷的时期,没有人可以避免现实的黑暗。)


但在竞赛期,维克托至少会有些盼头,或者说一些动力促使他不得不前进。他有需要参加的活动,有依赖于他的人,有机会靠自己来激发年轻人并使年轻的滑冰者抱着信念去追赶他。所以他敦促自己,尽可能地磨练自己的滑冰技巧,为未来构思新的节目,宠爱他至爱的贵宾犬。


他保持着活力,与孤独作战,超越自己的极限。


然后他遇到了勇利,他说服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维克托和勇利新生活的第一天,第五个闹钟的闹铃结束后维克托醒了,当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突然大哭起来,这把勇利吓了一大跳,他从未想到过维克托会在他面前崩溃,勇利爱他的全部却不知道藏在维克托内心深处的悲伤。勇利跑到他们共同的卧室,尽自己的全力来安慰他。

“发生了什么?”

“做了噩梦吗?”

“弄伤自己了?”

“我很抱歉没有叫醒你但你昨天看起来太累了,你一直关掉闹铃所以我以为你想要更多的睡眠。”

维克托所能做的只是躺在床上,边摇头边啜泣。

最后勇利重新爬回了床,维克托一感受到身边的重量就马上进入勇利张开的怀抱,紧紧地抱住了他。

维克托讨厌这样,恨这种绝望,恨突如其来却无处搁放,摇摆不定的情绪,恨他自己只是因为睡晚了这样的小事却让他的未婚夫受惊吓。

当维克托平静下来-过了多久,只有五分钟?-他睁开了眼睛看见勇利担心的神情。

“我很抱歉,”他说。“我很抱歉吓到你。”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我只是...”他依偎进勇利的怀抱里,“我心烦是因为我起得这么晚意味着今天将会是糟糕的一天,或者一周。”

勇利咕哝了一声,“没关系维克托,我们今天不用做任何事。”

“但我们说好和米拉一起练习还有和她共进晚餐不是吗?”

“我们可以取消,我相信她会理解的。”

维克托坐起来擦了一下自己满是泪痕的脸,“我很抱歉,”他重复着道歉,“我没想过沮丧会来得这么沉重,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副样子。”

“嘿,别这样,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你已经看过我惊慌症发作过,为什么你会觉得短暂的沮丧小插曲会改变一些事情?”

“因为就应该那样,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没有理由沮丧,在我颓废的时候这种摇摆不定的情绪让我觉得比什么都愚蠢!”维克托觉得他的眼睛又涌出了泪水,勇利坐起来抓住了他的手,轻柔地抚摸他的戒指。

“我决定了和你结婚,维克托,摇摆不定的情绪也好,其他也好,我接受的是你的全部,但你需要和我谈谈而不是隐藏,我们能试试吗?”维克托点了点头。“很好,我做了早餐,一会我会给米拉发短信重新定一下时间。”

维克托再次点了点头,行动缓慢地离开了床。




“你真漂亮,”在糟糕的一周的一个清晨里勇利突然说道。

维克托刚促使自己离开床坐在厨房吧台的椅子上,喝着卡布奇诺咖啡,他差点因为勇利的话呛住了自己。

“什么?”

“你真美。”勇利笑道,抿了一口茶,“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维克托噗嗤一笑,“我刚起床还穿着一件旧毛衣,怎么好看了?”

“拜托,头发散乱的你迷人极了,还有,不论你穿什么你都很美。”

维克托开始脸红了,他马上从他未婚夫的盘子里抢走一片吐司并无视了对方的愤怒。



“我怎么会如此幸运?”勇利低下头亲吻维克托的喉结,维克托的喉咙里发出了几声呜咽闭上了眼睛。

“不,看着我,让我看看你漂亮的脸蛋。”

维克托想要抗议一下,但很快沉溺于他可爱未婚夫的亲吻里无法自拔。

当勇利夸赞他的时候他们正在看纪录片,随着维克托脸越来越红,勇利对于称赞他看似完美无缺的丈夫这件事也由喜欢变成他自己的一个趣味。

听勇利赞美自己的时候感受是不同的,作为世界上最顶尖的滑冰运动员毫无疑问维克托已经习惯了外界对他的赞美,他成千上万的粉丝会引用非常积极的文章内容来评价他。他有不计其数的粉丝邮件,一些粉丝主页还有属于自己的论坛来讨论他在冰上起舞的每个动作。但没有人像勇利这样了解他,没有人看见过傲慢的维克托,骄傲的维克托,快乐的维克托,悲伤的维克托。世人了解的不过是一个虚构的形象,一个做出完美编舞的没有瑕疵的维克托。

勇利拥抱过维克托身体的每一个部分,爱他的全部包括他无理取闹的部分,并且从未放弃过赢得维克托目光的机会。

当维克托陷入低潮的时候他们不会做爱,晚上当他们进行完前戏再进一步的时候,维克托会停下来,解释从前的自己会用性爱分散注意来填补空虚的内心。

所以他们互相触摸抚慰,接吻,然后勇利会到浴室自己解决一下生理需求,维克托则躺在床上或沙发上放松,思考自己何其幸运。



“你发出了这世界上最好听的噪音,”勇利气喘吁吁的逃离这个亲吻说道,“我很高兴自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再次见到你这个样子的人,我漂亮的未婚夫。”

维克托条件反射般的用胳膊掩盖住自己的脸,“你明明清楚自己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男人怎么还能说出这些话?”

勇利笑起来,拉开维克托的胳膊甜蜜地亲吻他,“我觉得这个题目可以用来辩论了,但对我来说你总是那么好,为什么我要自己剥夺乐趣呢?”

维克托收紧了胳膊上下抚摸勇利光裸的后背。(不穿上衣是可以的,但可不能不穿裤子。)“我是如此爱你。”

勇利再次躺在维克托身上,他下半身的坚挺轻轻靠在维克托的臀部,“我很高兴你爱我,因为我也爱你。”

维克托再次亲吻他,翻滚了他们的位置这样他可以在上面,“我们马上就要结束这次低谷期了,”他坦承道,“但你受到惊吓的时候迷人极了。”

勇利露出微笑,“如果我能看起来有你一半惊艳,我相信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再坐起来前他再次深深亲吻了他的丈夫,“我马上回来,挑一部好的纪录片好吗?”

“好的”,维克托微笑地看着勇利进入他们的卧室并且接上了一部新的纪录片。阴霾..仍旧在那里,但了解到他的人生所爱在他最低潮的期间依旧深爱着他,无论什么都可以有转机。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