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油花菜

肝不动了

[授翻][维勇][一次错误的尝试]

原文:Yuri!!! on Ice Fluff Drabbles

作者:Lovelynightshad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50010



勇利坐在他的桌子前,使用着他笔记本的Skype和屏幕另一端的尤里奥随意地聊起天。

“-所以那之后我痛击了维克托然后他摔在地上,我摔在他的身上,随后我马上爬起来,但在这过程中不小心戳到了他的肋骨。”尤里奥继续讲着他小时候的故事不时大笑起来,他看起来集中于他自己讲的每句话。

勇利专心听着维克托小时候的故事。

“随后他尖叫了一声并且差点把我从冰场的这边踢到另一边,这就是我发现维克托非常怕痒的故事。”尤里奥讲到维克托尖叫的部分差点笑到气绝,当他笑得歇斯底里的时候他对折了他的身体并把头放在桌子上。

当勇利马上要笑出声的时候他意识到一件事:“什么...维克托怕痒??”勇利不知道对这则刚知道的消息如何反应。他应该笑吗?还是应该感到震惊?

尤里奥抬起头惊讶地看向他的屏幕:“等等,你不知道他怕痒?我以为你们认识的第二天你就知道了。”

勇利也同样感到震惊,考虑到维克托和他的亲密程度,他从来没有发现这点确实令人惊讶。

尤里奥坏笑起来:“噢,我的老天,你应该自己试试,去挠他痒痒!”

“但是你刚才不是说他差点把你从冰场的这边踢到那边吗?”

“来吧,去试试!我那时候才五斤,他几乎不能伤到你。”尤里一想到维克托被挠痒痒之后一脚踹到勇利脸上的画面又开始笑到窒息。

勇利点了点头:“好主意,我想一定会很有意思,我会试试的。”

尤里奥再次笑起来并打算结束这次谈话:“小甜心,做完后告诉我一声。”还没等勇利回答尤里奥已经挂了电话。

勇利从他的书桌前站起来并离开了卧室,他穿过走廊进到了厨房看见维克托站在厨灶前烹调一些美味的食物。

勇利放轻手脚走到维克托身后,有那么一会儿勇利思考着是否只是给他的丈夫一个拥抱而不是挠他痒痒。

不,勇利想,我一会儿再做这个,当我们在床上的时候,完美。勇利从背后抱住了维克托的腰把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并将头靠紧他的丈夫,“你在做什么?”

维克托在认出这是勇利的臂弯前惊讶了片刻,“炸猪排盖饭”他回答道。他用下巴蹭了蹭勇利的头顶并把身体靠入勇利的怀抱。

勇利整个人都明亮起来,“真的吗?我以为我只有赢的时候才能吃。”不是抱怨但勇利确实爱极了炸猪排盖饭,尤其是当维克托做它的时候。勇利不知道维克托在里面加了什么特殊的调味品但它们确实好吃得要死,他用鼻子亲昵地蹭了蹭维克托的脖子。

“诶呀亲爱的,这些不是为你准备的是给我自己吃的,我会给你做点拉面或者其他什么的。”维克托的嗓音保持着甜蜜的音调愉悦地快哼起了歌。

勇利开始变得面无表情,噢我还为要挠他痒痒感到抱歉,再也不会了,我不会再等到另一个该死的时机了。“Awww”勇利懊恼地做出一个假哭的脸并把他的手放回维克托的身侧。“也许我能说服你分我一点?”勇利在维克托的耳边轻声耳语。

“勇利?”维克托紧张地唤了一声,声音夹杂着某些担忧,不确定他的丈夫是否会挠他痒痒。维克托扔掉了手里的厨具并且绷直了身体。

勇利拿开了自己的手并亲了亲维克托的脸颊,“嗯,我待会儿再向你展示。”勇利悄声走开了,他看到维克托放松地走向柜子以为自己已经离开了。

就是现在!勇利蹲下了身体悄悄溜到维克托的身后,确保他自己不会被发现。勇利在维克托身后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而对方正踮起脚尖拿一些东西,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将手指徘徊在维克托身侧,没有再犹豫,他开始挠维克托的痒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维克托跳了起来尖叫声活像一条翼龙,他的手肘缩了回来猛击勇利的身侧。

勇利蹒跚着后退,只用一只手触碰着维克托。维克托以自己的左腿为支点摆动他的右腿做了一个回旋踢,狠踢了勇利一侧的脸。

从勇利开始挠维克托痒痒这不到一秒钟的时间,维克托成功地给了勇利的脸一个回旋踢并让他跌落在地,紧捂着他的脸颊。

“噢噢噢噢噢噢...”勇利倒在地上一蹶不振,捧着自己刚被踢中的脸颊。

维克托转过身摆出一个战斗的姿势,他盯着他前面的空地并迅速地开始困惑起来。随后他低头看见因疼痛在地上来回翻滚的勇利。

“噢!不!”维克托马上蹲到勇利的身边并检查他的脸,“我非常抱歉,我就是感觉到有人挠我痒痒条件反射做出的举动,我发誓我绝不会故意踢你的脸的。”维克托的眼睛里聚集了一些因担忧产生的泪水,他抱住了勇利把头埋在勇利的脖子里低声含糊地不停地说着抱歉。

“该死的,维克托,你怎么做到的?”勇利此刻对于他尝试挠维克托痒痒这件事后悔极了,他绝对不会再做了!绝对!


尤里奥坐在他的房间里笑得快要死掉了。

他从来没告诉过勇利维克托是个跆拳道黑带选手。


评论(20)

热度(114)